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保圣眼镜怎么样 >> 正文

【看点】一夜流星雨(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老陈从羊满坡餐馆出来时,迎面吹来了一阵风,又感到自己走路在踉跄,才意识到自己又喝多了。饭桌上,兄弟伙把老板娘叫来陪酒,介绍他俩认识后,她嘴巴特别的甜,开口闭口都叫他哥,接连和他碰了三次杯。碰了酒杯,他看到她每次都喝干了,自己是个男人,不喝干净那多不好意思啊,就皱着眉头喝了。兄弟伙介绍说他住在五里店,结果老板娘也说是在他所在的街区新买的房,也住在那里,就因为这个,大家觉得他俩有缘,就闹着又让他俩连干了三杯。六杯酒下肚,他当时摇了摇头,感觉自己还蛮清醒的。还没散席,老婆就打电话来了,说家里的水龙头坏了,让他立即回去。他给兄弟伙们讲明了原因,就提前离开了。那知道刚出饭馆大门口,迎面吹来一阵风,就把自己给吹醉了。

“你等到,我们一块打车回去。”

老陈转过头去,看到老板娘追了出来。

“我看你走路打踉跄,我也正好回家,我陪你回去吧。”

“你……你比我还喝得多,你怎么没事啊?”

“就刚才那点酒,还不够我塞牙缝呢!”

老陈大吃一惊,借着路灯的光芒又打量了一下她。她不过三十多岁的样子,虽说性格像个汉子,可神态里似乎还蕴含着少女才有的羞涩,她真有那么大的酒量吗?

“那你的酒量是多少啊?”

“最多的时候,喝过两斤。”

“不会吧?“老陈觉得不可思议,他又在往前窜了。他感到有双手扶住了自己。

“你别往前走了,我叫出租车。”

老陈盯着公路上来来往往的小车,出租车还是蛮好辨别的,特别是重庆主城的出租车,一律都是黄色。当他看到一辆黄色轿车开过来时,就往前窜了窜,结果被老板娘拽住了。

“出租车!”

老板娘的声音高亢嘹亮。饭桌上兄弟伙介绍她时,说她入股开过夜总会,为了让生意好起来,亲自到过第一线,陪客人们喝酒唱歌跳舞,硬是把夜总会搞得风生水起,她的第一桶金,就是那样挖来的。这时,老陈相信了,她的声音这么好听,或许就是她在夜总会时,歌唱得多的缘故吧。出租车停到了跟前,老板娘扶着他进了后排。不一会儿,他就觉得自己的脑袋不听使唤了,一头栽倒在了她身上。

秀丽看到枕在自己胸房上的男人张着大嘴,满嘴的酒气,不像是想占自己便宜的样子。她再次扶着他的头靠在坐椅的靠背上,由于车在路上颠簸,他的头不由自主就歪倒在了自己肩膀上。如果不用手扶着,就会继续滑落枕在了她的胸房上。既然不是有意的,而且他并不知道自己正在占她的便宜,秀丽也懒得再次推开他,就让自己的胸房做了他的枕头。酒席上刘哥介绍说,他是一家公司的老总,占了便宜他能知道更好,说不定他今后会为自己的馆子拉来不少生意的。秀丽看了看窗外,公路外边一座座高楼大厦上面的灯光像流星雨一般飞驰而过。

“师傅,你开慢点。”

出租车司机并没有答话,但她感到车速明显慢了下来。她回头看到身上的男人似乎睡得很香,突然犯起难来,虽然他和自己住在同一个小区里,可自己并不知道他住在几号房哪一层楼里。到时候也只有叫醒他了。车子每颠簸一次,男人的后脑勺就会在自己的胸部来回摩擦一次,不由得又勾起了她的女儿心。她又想起了自己在夜总会当股东又当小姐那些日子。在包房里,让她陪伴唱歌喝酒的男人们对她都是有想法的,为了多拿点小费,她最多是让他们摸摸,如果他们还想进一步,她也是有办法对付他们的。想到这个,她就有些得意起来。只要说自己正在害性病,就没有一个男人敢打她的主意了。所以,自己三十过了,都还是处女之身,可身边的男人又有谁会相信这一点呢?她觉得,这也是她至今都还单身的原因。不过,她觉得自己并不着急嫁人,常常围着自己转的都是一些好色的男人,都是不可靠的。有一天,如果有缘遇到一个不好色又正经的男人,那就好了,她想。

眼看就要到家了,她抱着男人的头,大声喊他。

“陈哥,陈哥,快到家了。”

陈哥睁开了眼睛,同时下意识到处摸了摸,她感到摸到她的腿上来了,她捉住了他的手。

“你在摸什么?”

“到家了吗?”

“我们还没有下车。”

“哦。”

她看到他又闭上了眼睛。不大一会,出租车就开进了小区里,秀丽付了车费后,叫司机帮忙一起把陈哥扶下了车。

“你知道自己回家吗?”

“知道。”

秀丽放开了他,没想到他左窜右窜的,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她急忙过去把他扶了起来,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到他脸上粘了些尘土。他把右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用左手摸了摸自己脸。

“八号楼,”他说。

她架着他朝八号楼走去。上了电梯,秀丽问他住在几层楼。

“七楼三号。”

到了七楼三号门前,秀丽按响了门玲。房门打开了。

“他喝多了,我只好送他回来了。”

“你是他们公司的吗?”

“不是,我是餐厅老板。”

“那谢谢你了。”

“应该的。”

“你怎么喝这么多啊?”那妇人从秀丽肩上拿开了他的手,然后架着他说。秀丽觉得自己累得够呛,额头上都有了汗水。转身离开后,从身后传来了关门声,她感到那声音太大了,那妇人好像生气了。

秀丽看了看围坐在桌子旁边的几个中年男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堆着笑容。这次是陈哥出面请客,离上次刘哥在她馆子里请客仅仅过了三天。

“那天你提前走了,我看到老板娘出来追你了。”刘哥盯着陈哥说,“你说,你说,你们后来怎么啦?”

秀丽看到大家大笑起来。这样的场面她见得多了,也没觉得难为情。

“他喝多了。”秀丽站了起来,指了指自己的胸房,“他把人家这里当枕头了。”

大家又大笑起来。她看到陈哥不以为意的样子,她想,他也是根老油条了。

“我怎么想不起来了呢?”秀丽看到陈哥摸着后脑勺说,“在出租车上,总感觉头上枕着的东西有弹性,还有温度,原来是睡错地方了?”

大家又哈哈大笑一番。

“那你们今天晚上得喝交杯酒。”刘哥说,“喝了交杯酒,以后才会有进步!”

在欢声笑语中,秀丽看到她店里的服务员把菜端上桌来,桌子中央的汤锅也已经煮开了,热气腾腾的。她开的是羊肉汤锅餐馆。

“你们知道吗?羊肉吃了能壮阳。”秀丽说,“如果是日本人,吃了肯定受不了。”

说笑取乐,打情骂俏,秀丽觉得这些都是自己的专长,加上自己还特别能喝酒,这帮男人是不难应付的。把他们逗开心了,在她家餐馆吃饭觉得有趣,他们就会常常来照顾生意的。特别是不差钱的男人,他们总是爱到一些有趣的地方聚餐聚会的。看到羊肉片端上来后,她亲自动手涮羊肉,然后把涮好的羊肉舀到了每个客人的碗里。

轮到舀羊肉给陈哥时,她问他涮的羊肉嫩不嫩。

“还是你嫩!”

陈哥的挑逗让在座的人都大笑起来。秀丽觉得气氛热烈,她还想添油加点醋,她端上酒杯去敬陈哥。

“今天要少喝点了,我怕晚上又睡错了地方!”陈哥说。

“要喝就喝交杯酒!”刘哥怂恿说。

“来吧,”秀丽端着洒杯伸手过去,在陈哥的胳膊肘处,再往内拐。陈哥大大方方和她喝了交杯酒。秀丽听到大家都拍起掌来。

在小区车库,老陈看到代驾离开后,就打量起靠在自己身上的老板娘来。在后排车顶昏暗的灯光下,靠在自己肩上的那张脸显得红润细嫩,柳叶眉毛下闭着的眼帘像贝壳,长得像蒜头一样的鼻子正发出微弱的声息。鼻子下边的樱桃小嘴微闭着,红润润的性感迷人。目光下移,他看到她的衬衣伴随着呼吸起伏着。衬衣外边是一件褐色开衫,由于没扣上扣子,并没有遮住她的前胸。

在饭桌上,看到她活跃,还一副喝不醉的样子,大家就轮流敬她酒,自恃酒量很大的她也不胜洒力,终于醉倒了。散席后,她都有些胡言乱语了,她说已经和他喝过了交杯酒,今后就是他陈哥的人了。大家离开后,他才在服务员的帮助下,把她架上了车子。由于自己也喝了不少酒,也因为晚上警察查酒驾查得严,他就叫了个代驾。

“到家了,你家住在几号楼啊?”

“五号楼。”

“那住在哪层楼?几号房啊?”

“九层六号房。”

老陈看到她答话时,也没睁开眼睛,估计她是醉得不行了。他就抱着她的腰,把她拖下了车。下了车,她连站都站不稳,他只好背着她。找到电梯后,很快就到了她说的那层楼,来到了她家门前。他在她裤包里找到了钥匙。进屋后,打开灯,他把她放在了沙发上。正准备起身,她拽着他的衣裳还没松手,就呕吐起来。她吐在了自己的胸前,还连带吐了他一身。这下够呛,他想了想,走过去把房门关了。他去卫生间脱了外衣,清洗干净后,又拿着毛巾来到了客厅,准备弄干净她胸前呕吐物。整个前胸都被污染了,他决定脱了她的衣服。

“你想干嘛?”

她捉住了他的手。

“你吐得自己一身都脏了,我帮你换了。”

她放开了他的手。解开纽扣后,老陈看到她那对丰满的胸部,顶着胸罩在起伏。不知道已经被多少人摸过了,他这样想着,就没了想去摸摸的冲动。

“你的衣裳放在哪里?”

她指了指卧室。他走进卧室,打开灯,看到整洁的床上放着一套睡衣,就取了睡衣又回到了客厅。他又去脱她的裤子。

“你干嘛?”

他感到自己的手又被她捉住了。

“你的裤子也被弄脏了,我帮你换了!”

她的手又松开了,他有些费力地脱下她的裤子,同时也看到了她那丰盈白嫩的大腿。他连摸一下的心思都没有,迅速把睡裤给她穿上了,然后,给她穿好了上衣。后来,他又接了一杯温水,拿过来让她漱了口。

“我抱你上床睡吧?”

看到她点头同意后,他就拦腰把她抱了起来。当他把她放在床上,正准备离开时,她那双搂着自己脖子的双手似乎并不愿意松开。

“我还是处女呢。”她说。

老陈以为自己听错了,他说:“你说什么?”

“我还没被男人碰过呢!”

老陈感到热血澎湃,觉得自己还不用行动有所表示,就不是个男人了。他抱着她的头,和她亲吻起来。

一阵电话玲声把自己闹醒了,秀丽摸了摸自己光光的身体,她感到自己身边还躺着一个男人。惶恐中她回想起了醉酒过后,所发生的一切。那段时间身体虽然不由自主,可自己的意识却是清醒的。

她打开床头灯,看到是陈哥的手机在响,就拿过手机看了看,手机屏幕上来电显示出来的名字是“老婆”,她就把电话挂了,还把手机关机了。

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就这样献给了一个中年男人!她觉得自己那个时候怎么就冲动了呢?她想起了那一瞬间,她真的需要有个男人,需要有个男人来抚慰自己,于是,就发生了眼前的这一切。她又想到了自己的余生,今后怎么办啊?她又看了看眼前正熟睡的男人,他不过大自己七八岁的样子,自己并不讨厌他,好像还喜欢他憨憨的样子。可他已经结婚了啊!他会为了自己选择离婚吗?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已经有了主意,她要和他老婆来个竞争,她觉得自己守了多年的第一次都给他了,他就应该是自己的男人。

她又想到了自己来自乡下的农村,高中毕业后被同乡骗去了广东。虽说自己在夜总会上班当小姐,也因为自己机智聪明,每到关健时刻,都推说自己得了性病,才一次又一次逃离了魔爪。想到那个时候自己的聪明伶俐,就有些得意起来——她到医院去买了个病历本,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冒充医生写了诊断记录,诊断的结果是淋病。男人如果不相信自己嘴上说的,她就掏出病历本出来证明,结果都被吓得躲得远远的了。做了几年小姐,也挣了不少钱,就回到了故乡。后来,在朋友地怂恿下,大胆入股在县城里开了家夜总会,凭着自己多年的从业经验,自己又当老板又做小姐,才把夜总会搞得红红火火。直到后来,在政府扫黄打非的运动中关门了事。自己后来开过酒吧,因为不懂得如何经营,亏得一塌糊涂。酒吧倒闭后,又在故乡的县城开了家饭馆,因为自己舍得花钱,请了一个好厨师,饭馆生意一直都很好。挣了钱,就想在重庆主城开家分店,这才来到了重庆……

想到这里,她看到陈哥翻过身来,就把自己的头枕在了他的胳膊上,用嘴亲了亲他的脸颊。没想到,自己的动作惊醒了他。他看了自己一眼,然后从床上坐了起来。

“糟了,糟了!”他说。

“怎么啦?”

“我怎么就睡着了呢?这个时候回去怎么向老婆交差呀?”

“你老婆已经打过电话来了,我挂了,又闲吵,已经把手机关机了。”

“你当时怎么不叫醒我啊?”

“人家看到你睡得香,心疼你呗,怎么好忍心叫醒你啊。”

“完了,完了。”她看到陈哥抱着头,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秀丽一下子掀开了铺盖,她说:“人家把守了多年的处子之身都给了你,你还这样!”

她指着床上铺的毯子让他看,上面有几处血迹。

患上癫痫病危害有哪些
黑龙江治疗癫痫正规医院
石家庄专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友情链接:

水土不服网 | 我们是五月天 | 小车环保标志 | 微信宣传文案 | 深圳玉岭花园 | 香蕉牙胶真假 | 新加坡胎盘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