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皇马银河战舰 >> 正文

『流年专栏-小米的城堡』昨夜繁花满地(小说)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此去经年,便纵有风情万种。我与谁人说?

——题记

离别,一直是生命深刻的主题,无论是生离还是死别,每个人都在经历着,或者说经历过,只有这样的才是生活,你生在天国吗?那么你就不必经历这些了。但是,在这世间的花园,我们都还这样的活着,你和我,你们和我们。

长安说,心中没有太阳,世界其实都已向你闭上了眼睛。

长安便是我。在这个世间苦苦求着生活的女子,为了母亲高昂的药费和弟弟上学的所需,走进灯红酒绿的欢场,成了一朵招人的欢场艳花,只是我仍然薄凉,仍然冷漠,看着这世间的丑恶,每天都在上演,开始麻木,我们骨子里与生俱来信奉的那种美好,究竟存在吗?每次这样的质疑,我都很失望,失望之后是更冷艳,无所畏惧又万般疲惫的望向人群。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我要记住,我只是一个欢场女王,一个交际花,一个在别人眼里轻贱的女子,我要的那个东西叫做金钱。

记得就好,如此就好。

当第四轮酒又轮到我喝的时候,我已经有了深度的醉意,不断的摇晃着头,试图保持清醒,那些男人叫嚣着,分不清楚他们的模样,都是雷同的模糊身影。然后一个块头大的男子,把钱塞在我的胸里,说,长安,喝呀,只要喝了,还有更多的钱。那半瓶人头马放在我身前。我冷笑,眼睛里除了眼波流转,仍是不屑吧,不知道为什么不屑,其实我比他们更低贱。我却要如此强大的去鄙视他们,所以我心里叫着,我是不会输的长安,因为我没有恐惧,连死亡都不怕。

在他们叫嚣声中我提起瓶子,凛冽的微笑看着瓶中鲜红的液体,我知道这些烈酒也许会要了我的命,但是在乎这幅皮囊吗?答案,竟是如此肯定。

当它快要到我唇边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扯下了我手中的酒瓶,不要命了吗?

眼前就站着一个白衣的男子,眉眼真是好看,就觉得好看,剩下的就是他的影子开始歪了,随着是我的倒下。在一个人的怀抱里。

清晨的光透过帘子的缝隙细细碎碎的穿透进来,床上有了温暖的光影。我坐起,长发凌乱的披散在脑后,身上是一个男士宽大的衬衫,我仍是迷茫,企图循声望去,但是只有空调里面发出丝丝的声音,屋子里面只有我一个人吧。

光着脚,走遍室内的每个角落,然后站在阳台上回忆每一个片段,哦,这个屋子的整个脉络像极了昨晚上那个男人的味道。一样的清清澈澈,

随着钥匙孔里面传来开锁的声音,随后走进来的正是他。坚毅的眼神带着那种明媚的笑意。他说,丫头,你醒了吗?来吃早餐。就是这样一句称呼,我的心中急速有了泪意。

好奇我是谁?对吗?他低头在摆弄碗筷的时候,问我这句话。

我是灌你酒那些人的领导,他们是因为欢迎我到任才去KTV庆祝,只是我一直都未到,他们才如此胡闹。丫头,昨晚你那样会没命的,知道吗?你那样做不要命了吗?

我要得起吗?当把尊严抛下那一刻,我的命也是风中飘零的草,呵,死,只是时间的早晚,我贪恋他做什么?

又在说胡话,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为你爱的人活着。

如果没有呢?我为谁而活着?

那就为自己,为外面的阳光,看看外面多美好,鸟儿也在叫呢,春天真的来了。

我们一起望向窗前那些高大的榆树,上面有了喜鹊,有了唧唧喳喳的叫声,真的好听。

他摆放完这些东西,把钥匙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开了。我心中暖暖的都是春天。阡陌花开的悠远。

楼下的车子刚驶出去不久后,我的手机就滴滴滴来了信息,”丫头,保护好自己,衣服是昨夜保姆帮你换掉的,如果可以,一直住在这里吧,你的眼中的隐忍让我疼痛,努力,做回你自己。”

用汤匙搅动着碗里的液体,我笑,我又哭,我还能吗?还能吗?我把自己丢在了哪里?

我没有理由让他养着,这个是绝对的,想明白这点,我又穿上了网格丝袜,露背的衣服,高跟的短靴,头发任性又凌乱的披散在脑后,一低头掩住了半张脸,我的眼神冷漠又高傲,似乎又献媚,只为那些金钱,为我的那些我身上的牵挂和责任。

当我出现在夜百合的时候,领班的蜜蜜姐笑开了花,扭动着腰肢,嘴里的烟不时吐出烟圈,我说嘛?我们长安不会轻易离开这里,那个老板昨晚强行带走你,扔下了十万,说要买断你和这里的联系,帮你还那些欠下的债务,但是呀,你说,长安,我们这些欢场女子,做惯了这个行业,还能做什么呢?谁又能高眼看我们?到那个地方都是轻贱,不如在这里呢。你还是万人迷的女王不是?

我整个人恍惚的悸动,然后没有表情的走到穿衣镜跟前。粘上假睫毛,眼影,唇线。

把那些钱还给他,我的债务我来还。

领班的蜜蜜姐是不会愿意我离开这里的,天知道我为他挣了多少钞票。

蜜蜜姐打了一个响指,好嘞,就等你这句话呢?小六子,去把那张支票送回给万安公司的陈毅然。

原来,他叫陈毅然。

当第三拨客人走之后,又是凌晨了,靠在包间的门上点着了烟,烟雾袅袅间,我想起白天那个男人,是的,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一直都不是,他只是梦,企图挽救一个堕落天使的不寻常芳客,但是,我已经不再是天使了,一个魔鬼你救她做什么?

从另一个包间的摇摇晃晃走出一个男人,停在我身边,用手轻佻的放在我肩上,小姐,出去和我耍耍怎么样,酒气冲天的打着酒嗝,随时有要呕吐的感觉。然后手顺着肩头滑向我的胸,我厌恶的打掉他的手,先生,请自重,这个男人显然被激怒了,妈的,都是婊子你装什么王宝钏。老子有钱,然后空中一沓钞票散落的砸向我的脸来,那些飘落的花雨都是鲜红,在我心里飘荡的也是鲜红,像极了鲜血的颜色。我在凌乱的花雨中看见了那张坚毅的脸,他挥着拳头打在那个人脸上,那人应声倒地上,他扯着我的手很决绝的往前走着。被他牵起的瞬间,感觉心中都是踏实和委屈,很想趴在一个人的怀里去痛哭出生命的疼痛。

但是不能,不能,不能,我对自己说,长安,你不能。

我甩下他的手,我说,你在做什么?不要管我,这是我的生活。

丫头。跟我走,你不属于这里,

不,我属于这里,我是这里的头牌,最火的交际花。也是我选择这种奢华的日子。不要试图改变我,我害怕重新再活。

要怎样你才会离开这里,你欠下的我帮你来还,什么都不会要求你做。我不忍你陨落,不忍你绝望地活着。

可是这就是我。

那个摔倒的男子,跌跌撞撞的向这边奔来,手里握着酒瓶子,叫嚣着向我砸过来,陈毅然就在一瞬间抱向了我,然后他的头上开出了一朵血色的花,血冒着温热的气息向外面流淌出来,我惊喊着,陈毅然、、,他慢慢地滑向我怀里,始终紧紧的抓着我的手,答应我,离开这里,离开这里,眼神固执又坚决,我哭着说,你这个傻瓜。然后他闭上了眼睛,我以为他会死,我以为我会永远的失去一个真心对我好的人。但是当太阳出来的时候,医院病床上的他醒来了,我哭又笑,他缠着绷带吸着氧气,费力地伸出手掌,揉搓在我头上,丫头,傻丫头,哭什么?我不是好好的吗?

那个瞬间,我知道我所有的骄傲和坚持都在那一刻消融和放下,那一抹温暖在我头顶流经心间。那个下午,我剪短了长发,素发素颜,黑亮的眼睛没有隐忍,他笑了,你该是这样的。

然后在那个我住过的公寓里面,他横躺在沙发上面,我陪他下五子棋,一起谈红楼梦,一起看着那些笑得东倒西歪的娱乐节目,剥着莲子给他熬粥,他伸手来弄,我就打在他手上,皱着鼻子说他剥出来是臭臭的,他就笑着用大手揉搓着我的头发说,你个小丫头。我会把他的袜子和衬衫洗得白白的,晒在阳光底下迎风招展,像极了汰渍洗衣粉的广告。也会把音乐放到合适的声音,蹲在地上用抹布擦着地板,他躺在沙发上用笔记本处理公务,屋子里键盘噼噼啪啪的声,伴着音乐的空灵声音犹如天籁,正午的阳光正好投注到室内,暖暖生辉。

在夜晚来临的时候,为他做好饭菜,看着他津津有味的吃着,心里就被幸福的感觉涨满,

原来我的生命不是凉的,他渴望温暖,

其实我没有说,每夜每夜,我都听得到他从自己的房间走进我房间的脚步声,站在我床头很久很久,轻轻的掖着被角,轻轻地捋顺我几缕凌乱的头发。那手指划过我的脸,只是一下,我的心都在颤一下,然后他慢慢又轻轻地关上房门,次日他又说很头晕耍赖的躺在床上,说自己又加重了病情,我溺爱的摸着他的头,大叔,你可不可以不耍赖,都好的差不多了,公司不去了?房门不出了吗?

你个鬼丫头,是不是伺候我烦了?

他就拉着我的手,我们一个站在地上一个在床上,手牵着,悠着,悠着,像孩提时两个牵手的小伙伴,游荡着牵手奔跑在回家的路上,就是那种回家的感觉,被牵着和依赖,被宠着又能依靠的感觉。

我觉得这幸福是排山倒海的,我从没奢望过有一天,我能拥有一份爱,虽然他不说,虽然他不说,但是还消说出来嘛?

当那个电话响起来的时候,它是免提的,我在厨房里面听得真切。嘟嘟的声音过后,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老公,我要从新西兰回来了,我不想在这里发展了,我想回国,都在这里三年了,我的画展丝毫没有进步和发展空间,当初都怪我任性,把你一个人扔在国内,要做什么梵高和莫奈,现在我想明白了,还是你最重要,老公我好爱你哟,我订好了机票回国,我也想念儿子了。你怎么不说话呀?儿子在他奶奶那里还好吗?电话被陈毅然挂断。他愣在那里,眼睛望向了我,我微笑着,我该想到大我十岁的陈毅然该有太太的,为什么没有去想,是害怕和恐惧,骗骗自己,害怕失去这个珍贵无比的温暖,所以一直贪恋这片温柔不去涉及,如今是明晃晃的摆在眼前,我没有凛冽的情绪,甚至没有躁动。

如果你爱一个人,爱到深处,只要他好就可以,对吗?只要他好。

那么一切便不再重要,这个不是很难的决定,只有看你够不够爱,在那一刻我才知道,我已经很爱陈毅然了。

陈毅然眼里有了疼意,很深的疼袭击着他,定是会这样的,如果他不疼,就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男子,有着沉静坚毅又清冽的陈毅然,那个妻子显然也是他很爱的女人,不然,他不会出现那种神情,似是为难,似是沉痛,又似是无奈。

那夜,我把门锁上了,听见了门外面陈毅然叹息的脚步声,我捂着被子哭泣起来,对不起,如果你来,我会狠狠的抱着你,不会再放你回去,我知道你舍弃不下我,但是我不能放任自己,如果我曾是一个破碎,我不能再把你变成另一个破碎,曾经的旧爱也是爱,还有那个孩子,不该因为我而又造就成另外一个哭泣的灵魂,若不是父亲的薄情,我又怎会生活得如此艰辛。

对不起,爱到这里刚刚好。

晨起,我做了最丰盛的一顿早餐,然后在阳光中离开了这所房子,不要因为我的存在而决定他的选择,我仍负担不了自己成为一个罪犯,去割裂另一个整体。然后我退出。含笑,因为够爱,一切疼痛都是值得。

桌上的信笺上写着,

不忍别离,终别离,乘风去,眉生暖意,安好红尘里。

我知道他懂,懂我不再是那个寒冷的长安。

手机倏然响起,我知道陈毅然在寻我,我按了拒接,短信就接连而至,

长安,你知不知道你于我而言多么重要,你知道吗?

这是他第一次表白出这样的话,我回,你也是

为什么要离开?

我回,因为舍不得伤害,我爱你只能到一半,只能这么多的,只能这么多。红尘的债,来世再还,我会保证,今生我会好好地活着。在一片更阳光的天空下。因为爱,你给与的爱。把我带到春天。

然后我取下了手机卡,行走在春天里,脸上有着笑容,并走得很快,这世上有爱,我为爱活着,其实只要走到阳光底下,看到的都是斑斓的色彩,如果心中都是阴霾,世界如何不黑暗呢?感谢让我获知阳光的人。我将带着陈毅然地爱快乐的生活。

爱情就是这样吧,久久的眺望,穿了花衣,涂了胭脂,独上高楼的等待它也不来,而就在妆残花谢的一个瞬间,它却嫣然回眸悄然而至了,来了时,居然是一刹那,那就是爱情了,说不出道理,讲不明白逻辑,侵占你的世界,但是最美的爱情,这世上是不存在的,不要不相信,最美的到最后都是分离,只有在分离伤感的大幕衬托下才更能展现出爱情的美丽,若不是分离,到了最后也是残碎满地,时间会消磨很多美好的东西,最后都是触目惊心的伤痕,一伸手,一把老绿,而只有平凡又朴实的爱情才能相守到老,没有惊艳,没有惊天动地,只有温情中夹杂着瑕疵,然后磕磕碰碰的一起相守老去。

红尘中千奇百怪姿势站立的爱情,数不胜数,满眼繁华,哪一种都是在不断上演着分离,或是重聚,守着我们平凡的爱情吧,或许他不会成为什么传奇,也不会在谁的笔下生花,但是只要自己踏实,伴着年老蹒跚的步履,也是我们一生为之骄傲的成绩。

我不愿分离,哪怕平凡的死去。

羊癫疯是什么引起的
癫痫病的治疗费用高吗
开颅手术后癫痫症状

友情链接:

水土不服网 | 我们是五月天 | 小车环保标志 | 微信宣传文案 | 深圳玉岭花园 | 香蕉牙胶真假 | 新加坡胎盘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