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九珠珠心算 >> 正文

【客栈连载小说】红尘孽债:梧桐巷 (五十)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和许超分手以后,我如同在严寒的冬天里掉进冰窟窿里,看不到光明,得不到温暖,爱情的血液被凝固了。我虽然没有像杜丽娘那样一命呜呼,但整天萎靡不振,厌倦生活,厌倦身边的一切。

妈妈看我整天打不起精神来,就关心地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担心病了。我爸知道内情不能明说,只好悄悄地对妈妈说,女孩大了,由不得娘。你请人给二丫头找个对象,她这样子不是生病,是缺少情感的交流。

“哦,我说这丫头怎么会这样呢。”妈妈好像悟出什么道道来了。

一天,我的同学春兰抱着一岁多的儿子来看病,妈妈看到了说:“这不是小兰吗?”

“吴阿姨,这孩子咳嗽,找吴叔叔看看。”

“有年把没有看到你了,瘦了。”

“阿姨,现在忙儿子,一天到晚闲不住。”

“什么时候结婚的,有儿子了?”

“呵呵,去年结婚的。”

“去年结婚,今年就生儿子啦,真快。”

“哈哈,哈……”春兰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那香菱到现在还没有对象呢,你有什么好的头绪,帮香菱介绍一个。”

“好的,我记在心上。”春兰满口答应。

妈看着春兰抱着儿子走了,羡慕死了。“哎,我们香菱什么时候有孩子就好了。”

临近高考了,两个弟弟学习很紧张,每天晚自习都要11点以后到家。我便做一顿夜餐犒劳他们。我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他们如愿以偿考上大学,圆姐姐的大学梦。

对于学子来说高考的7月,是希望的7月,梦想的7月,同时也是艰难的7月,关口的7月,黑色的7月。这个7月决定他们在人生的道路上能否顺利涅槃。

临考的前一天,我对两个弟弟说:“休息一天吧,轻松轻松,姐姐今天带你们下馆子。”

“那太好了。”两个弟弟非常高兴。

“但有一个条件,必须考上大学,给姐姐争口气。二姐这辈子没进过大学的门,但希望你们考上大学。”

“我们还是有信心的,上大学问题不大。”大弟弟很有信心。

“小亮,你怎么样,有信心吗?”

“我的成绩没有哥那么好,但上大学没有问题的。哥你说对吧。”

“你的成绩比我扎实,考的成绩肯定比我好。”

听了两个弟弟的表态,非常高兴,好多天没有这样高兴了,于是我带着两个弟弟上街了。

两个弟弟顺利通过了高考,因为没有接到通知书,在家人面前表现出谨慎的乐观。全家都相信他们一定能够考上大学,相信大学通知书就是爷爷开的药方,信手拈来,毫不费力。

不过在报考什么大学以及专业上,爷爷和孙子还是闹点不愉快。

没有想到大弟从骨子里就有家庭的叛逆,对中医的厌烦。他不知怎么搞的,与生俱来对中医就不感兴趣,每当听到药杵声,他就感到特别的烦躁,而全家人听了是那么的悦耳。

吴明根本不听爷爷的忠告,不知是什么力量吸引他对法律的兴趣,报了华东政法大学。就是班主任也为他捏一把汗。这个学校录取的分数线很高,并且招收的名额不多,有一定的风险。

不过爸爸不仅没有反对,反而悄悄地鼓励他。为了弄清小明的想法,爸爸单独和他谈了一次心。

“小明,我们是中医世家,这个家业要靠你们传承,你这次考的是政法大学,这个家业不是要失传吗?”

“爸爸,将来的社会是一个开放的法制的社会,法律对我们每个人都至关重要,所以我想了解法律。”

“是啊,法律对于我们太重要了,平时没有遇到重大的事情,看不出它的重要性,一旦遇到了非常规的事件,就会感到我们这些人就是一个法盲,面对法律两眼漆黑。

“当今的社会,文盲无法生活,其实法盲更可怕。

“我两次坐牢,实际是一些人利用法律在整我。他们之所以那样得心应手,不就是因为我们是法盲吗,法律掌握在他们手里吗?”想到这里,他深有感触,“嗯,有志气,有远见。”

“爸,我知道考这个学校是有一定风险的,但是,如果你没有勇气去努力,就一点希望也没有,努力了才有成功的可能。”

“是啊,不知道你的成绩怎么样,有这个实力吗?”

“我有信心。但我不能保证。”

“如果没有录取,怎么办?”

“大不了,再复读一年。”

“有志气。爸相信你一定能成功。如果考取了,好好地读,将来做一个正派的、不欺负老百姓的法官。”

切肤之痛让爸爸回忆那不堪回首的岁月,他意识到这是个有志气的孩子。在他身上继承着他妈妈的那股灵气,那股不墨守成规的活力,那股热爱生活的朝气。他头脑灵活,反应敏捷,聪明活泼,唯一的不足就是多动贪玩。他为有这样的儿子而骄傲,不过还是有丝丝的遗憾,中医世家的孩子,学法不学医。

因为他的妈妈不在身边,爸爸以及全家对小明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偏爱,似乎全家都要弥补他缺少母爱的空白。妈妈不管小明做了什么错事,从来没有骂过一句,更舍不得碰他一个手指头。

在小明的坚持下,尽管爷爷口头上不答应,但内心还是让步。

一个月以后,我家接到了两份入学通知书。

小明虽然没有考上华东政法大学,却接到了苏州法学院的通知。小弟考上了徐州医学院。梧桐巷里没有一个女孩子读完高中,现在一家两个孩子同时考上了大学,这在我们那个街道还是个新闻,很多人投以羡慕的眼光看待“三剂神医”诊所了。街坊都认为是乾隆御笔题字的那块匾的功劳,是托乾隆帝的福。爷爷奶奶则认为是老佛爷帮的忙,妈却认为是观音菩萨的保佑,只有我爸认为是孩子自己努力的结果。

大家免不了要庆贺一番,就在小吃铺里,奶奶张罗着,摆了五桌饭菜,朱奶奶、韩叔叔、荷花阿姨、肖大头、小雪、爸爸的朋友以及街坊邻居热热闹闹地吃了喜筵。悠悠知道了,寄了1000块钱来,表示祝贺。

时间不久,全家欢欢喜喜地送走了两位大学生。

快过年了。一天晚上,刚到家我还没有吃饭,同学春兰来了,做个鬼脸叫我出去。

“你干什么啊,鬼鬼祟祟的。”

“给你介绍个对象。”

“我现在不想谈对象。”

“怎么不想谈,人就在我家呢。”

“这个人是干什么的?”

“当兵的。”

“天啦,又来个当兵的。我和你说吧,这半年光当兵的就见三个了。现在还有人给介绍人事局的,我都不想看了。”

“怎么不想看了?”

“家里人不想让我找当兵的,况且现在心烦的很,不想谈。”

“你算了吧,你知道吗?这个小伙子个子又高人又英俊,还是军官,保你能看上。”

“他家是那里的?”

“乡下的。”

“乡下的,他家是个什么情况?”

“他家里有父母,一个姐姐一个妹妹。今年军校刚毕业的,你到我家看看再说嘛。”

“我不去,这个条件不行的。家是农村的,我家人肯定不会同意的。”

“人都带到家了,我已经和人说了,你让我怎么和人家解释啊?你去看一眼就回来好吗?不同意就算,人家今天特意来的,你要是不去,不说我半吊子吗?”

“那好吧。”我进屋向妈妈说有事情了,就跟春兰走了。

经常熬夜的人最知道黎明曙光的宝贵,久在沙漠中生长的人最知道水的珍贵,失恋的人渴望得到失去的爱情。我连脸都没有来得及洗,衣服也没有来得及换,虽然嘴上不同意,可脚没停步跟着小兰走了。“为了不薄老同学的面子,去见见吧。”小兰还在不停的劝我。

我俩是好朋友又是同学,几天不见就有好多话要说。不知不觉就走到她家了。春兰的丈夫连忙出来打招呼:“来,来,来,吴琼,进屋坐。”我和那个当兵的坐在沙发上,春兰和她丈夫坐在床上。

她家房子很小,春兰21岁就结婚了。我们同学中,她年龄最小结婚最早。

春兰的丈夫介绍:“这位是我战友小赵,这位是我老婆同学吴琼。”当兵的看着我点头笑笑,连忙说:“赵海,赵钱孙李的赵,大海的海。”小伙子看上去很利索,三片红照着还不错,人长得很帅,外表是过关了。我当时心里没什么太多的想法,说不出来看好没看好。和他们聊一会儿,我就要走。忙什么啊,再聊会。不啦,我还有点事情,要回家。小赵也站起来,比我高出半个头。春兰说:“小赵送送人家。”

“不用送,我走啦。”赵海就跟在我的后边。

“你回去吧,不用送的。”

“没事我送送你。你每天上班忙吗?”

“还行,每天工作就那点事情,很清闲的。你在部队什么职务?”我忽然感觉到问他的职务是不是太俗了。

“我今年军校刚毕业,在连队干小排长。”

“你在哪里当兵?”

“唐山。”

“你是那一年的兵?”

“1978年的。”

“你们家离县城有多远?”

“四十多里地吧。”

“你家几口人?”

“五口,父母和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姐姐已经出嫁了。现在家里就小妹和父母。”

“你父母身体好吗?”

“很好的。”

“你和小兰的对象是战友?”

“是……是,怎么说呢,我们的关系很好的。”小赵吞吞吐吐没有正面回答。

“当兵很艰苦吧。”

“还行,我到部队第二年考上军校。吃点苦也是一种锻炼。”

“我到家了,你回去吧。”

“明天晚上我在这里等你?”我没有答应他就回家了。进门妈就问我:“小兰找你什么事情,这么长时间?”

“没事情瞎拉呱的呢。”我没把刚才的事情和妈说。因为家里不同意我找部队的,而且他家还是农村的。

洗漱完,我就睡了。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整天都在考虑这事,这是一辈子的大事。万一找不好,会影响终生的。到了晚上爸爸吃好饭去诊所了,妈看我有事问:“今晚又要出去?”

“是有点事情。”

“是不是小兰给你介绍对象啦。”

“是的,妈。”

“看你那样,我就知道你是相对象的。这是正事。男的是哪里的人啊,是哪个单位的?”

“是个当兵的,家是农村的。”

妈听了没有一点反应,我就知道妈妈不满意。哎,心高命不强啊。“人长得咋样?俗话说不图千顷地图个好人品。你去吧,不要时间太长。”

“哎。”我看出妈的不满,可是她并没有阻止,但感到压力很大。姐姐的婚姻给妈带来很多苦恼,我不能让妈妈再伤心了。

到了小兰的家门前,就看到小赵连忙走了过来。“吃饭啦?”

“吃过了。你吃了吗?”

“也吃了。”

我和他往人少的地方走去,随意走到一棵大树下。那天晚上我们聊得很多,关于我的工作,还有我家情况都和他说了。我们站在那里很久很久。他问我累不累,然后又拿块糖果送到我的嘴里,当时我的心要跳出来了。我的脸颊发烫,全身发热,怀里好像揣了兔子,不停地骚动,整个身子就要飞起。我往后退了两步,他又靠了过来。我觉得他如同一个巨大的火炉,一股热流冲得我全身发烧,顿时把我爱情的血液溶解了。他又像一个透明的玻璃水杯,我就像一朵干菊花,在这杯水的滋润下,不一会就自由地伸展花瓣,绽放出一朵美丽花朵。

“我要回家了。”时间长了,我担心妈妈会惦记的。

“再谈会吧。”

“不,我回去了,再见。”

“那我送送你。”

癫痫具体是怎么治疗呢
反射性癫痫有哪些症状
西安治癫痫病的医院

友情链接:

水土不服网 | 我们是五月天 | 小车环保标志 | 微信宣传文案 | 深圳玉岭花园 | 香蕉牙胶真假 | 新加坡胎盘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