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谁的电影好看 >> 正文

这个年,去哪儿过

日期:2020-11-1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个年,到哪儿去过

小年的夜,空气里飘过越来越浓的年味。夜里醒来的时候看了篇推送年夜饭的文章,下面有句评论说“新婚,小时候在家的年再也回不去了!”新婚燕尔的我突然泪崩,思绪万千……

小时候过年,大伯大妈叔叔婶婶们必定是要在年三十前赶回老家的。爸妈更是不必说,因为离得近,每次都是最早回去帮爷爷奶奶准备过年的一切,。一大家十五口人热热闹闹的从腊月二十就开始杀鸡、杀鱼、煮肉、做冻肉、蒸甜米饭。我们兄妹几人则是上蹿下跳的嬉笑玩闹,玩过家家。偶尔候还排演个古装剧“白娘子传奇”,当然,像“白娘子”这么拉风的角色都是由大哥扮演(哥,你是最美丽的白娘子)。

到了年三十,老家里家家户户灯火通明,热闹非凡,夜里七八点左右,一大家人围在一起,就开始吃丰盛的年夜饭。对了,奶奶炒的酱菜超级好吃,夹了酱菜的馒头我能吃两个。饭后,我们兄妹围着爷爷奶奶坐在热热的炕头上,讲笑话,看春晚,偶尔还蒙着被子讲讲鬼故事,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我哥为了从小培养我对鬼故事的兴趣,可没少花功夫。在这个过程里,我们将会迎来最激动人心的时刻——领压岁钱!整个过程激动而又紧张,生怕自己比别人少,基本上这个时候所有孩子的压岁钱都是一样多的,有时候能领到一千多。哎,可每次都会被我爸哄走:“小孩拿那么多钱干嘛?丢了怎么办?爸先给你拿着。”即使不太情愿,也只能乖乖“充公”。发过压岁钱,大人们就摆开两桌麻将,稀里哗啦的开搓。奶奶也不会像平常一样催他们-早点睡。在爷爷奶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纵下,我总觉得过年时候的麻将声音搓得比平时都大,大人们的说笑声音也都是大的肆无忌惮,我好担心我的钱会被我爸输掉,每次都要为他暗暗祈祷,祈祷他不要输。哎!从小就操碎了心……

多少次都想好好跨年的,可小孩子好像就是特别容易睡着,每次新年不到凌晨,我都会被村子里心急人家的鞭炮声吵醒。爸和四叔这才会从麻将桌旁不情愿地起身,着急忙慌地找竹竿挑着鞭炮去放。醒来的孩子们就会跑到门口捂着耳朵看放鞭炮(很奇怪,放炮有什么好看的?可我当时特别爱看)。放完炮就想睡的睡,想搓麻将的搓麻将,但爷爷奶奶和我们孩子们,那是肯定要睡啦!

大年初一上午,每次等我睁开眼,爷爷奶奶就早已经起床,在新衣服的“勾引”下,大年初一我从不赖床,经常还会去弟弟们房里叫他们起床呢!哈哈。

清晨吃过素饺子和热汤面,就开始走亲戚去炫耀新衣服和领压岁钱啦,因为爸妈和大伯、叔叔们都要被爷爷分派去走不同的亲戚,这时候,领的压岁钱就会参差不齐,每次领完压岁钱,孩子们都会比比谁的压岁钱多,领的多的则是扬眉吐气,神里神气,领的少的则是垂头丧气,唉声叹气。当然,一会功夫就又开玩了,又把压岁钱的事扔一边了。走完亲戚,在孩子心里,年就过得差不多了。快乐的时刻总是过得那么快,只是当时觉得这些快乐与幸福是顺理成章的,直到奶奶去世后,就再也没有那些过年的快乐与开心了。后来爷爷也不在老家呆,说是因为家里冷,可能是因为老家有太多关于奶奶的回忆,让他会忍不住潸然泪下,心灰意冷。过年就开始各自在各自家过年,每年过年也很难聚齐。

在自己家,也有另一番快乐。每天跟妹妹聊天说笑,年三十看春晚,夜里跟妈一起跨年守岁包钱饺子,看着爸把点燃的鞭炮从后院拖到前院,闻着家里饭菜的香味混合着炮竹燃烧的火药味,怎么都觉得好想笑。有时候我们四人玩扑克,经常输的那个小姑娘还会噘嘴发脾气。大年初一也每次都会睡到自然醒,每次等醒来妈就早已经准备好了素饺子和热汤面,好像每一个家庭里都会有一个任劳任怨,爱早起的妈妈,早早就为孩子们准备好吃的喝的,生怕饿着冻着,哪怕孩子已经长到比她还高,比她还重,也从不忍心让孩子累着。

上学、上班,离开家的时间慢慢变长,还没来得及好好让爸妈享受享受女儿带来的安逸生活,就嫁人了。不知道旧时候是谁定的风俗习惯,说出嫁后不能在娘家过年。年三十也不能回娘家,都是些狗屁道理,编这些话的人肯定没有女儿。中华传统美德都是以孝为先,难道只有女儿的家庭就得要父母过年时候两个人在家冷冷清清的过吗?这算什么孝道?结了婚就应该是在双方家里轮流过年才对,难道结了婚就应该连父母都不管不顾了吗?旧时陋习早就应该改了!

唉!不说了,满眼都是想家的泪,准备年三十回娘家……

(上午打开微信朋友圈,新婚的女同事发的感叹!)

长春看癫痫病医院好吗
长春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癫痫发作对患者有哪些危害

友情链接:

水土不服网 | 我们是五月天 | 小车环保标志 | 微信宣传文案 | 深圳玉岭花园 | 香蕉牙胶真假 | 新加坡胎盘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