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微信语音图片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隔膜(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是一个无奈的夜,紫怡把头埋进被子里的瞬间,心里一片潮湿……

说到路小兵,其实二十年前就不陌生,那个时候他们同在一所大学里读书。

重新的相见,是因为二十年后的那次同学聚会。

而重新的改变,是在接到路小兵的电话之后。

路小兵在电话里说:“当年你就喜欢独处,老夹着一本书站在柳树下不知做什么,那个样子至今想起来都很清晰呢!”

路小兵的声音听起来很是亲切,像一条小河在耳边哗哗地流淌着……

他接着说:“我明天去接你,一起回去。”

紫怡找到路小兵的时候是次日早晨。见路小兵正半躺在床边眯眼,便上前轻轻地踢了一下床腿。

路小兵疲惫地睁开了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让紫怡焦躁的心情平静了下来。

路小兵说:“昨晚在哪里呢?”

紫怡没有回答,只问:“什么时候回呢?”

路小兵说:“等老白来了就走,怎么急了?”

紫怡垂下眼帘娇嗔道:“我想回了,立即就走,要不就去坐大巴!”话说出来她有点后悔了,觉得不该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听起来倒像有点埋怨的意思。

果然路小兵很深地盯着她看了许久,然后默然一笑,忽地从床上弹起身来,一只手伸到了紫怡面前翻动了一下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呢,再等会吧!”

紫怡觉得自己不便再催了,只得硬着头皮坐下来了。

在回去的路上,她想到了“手心手背都是肉”的话,不觉暗自失笑了。

备完课后,紫怡照例看孩子们踢球,这是每天闲下来的最好消遣,她喜欢那一个个飞扬的活力。

一只球滚到了她的脚下,有个男生跑了过来,她似乎看到路小兵跑了过来。直到那男生问了好接了球转身去了,她才从震惊中醒来,隐隐有点失落地回到了房间,又想起了那句“手心手背都是肉”的话,就短信给了路小兵说:“有一点点想你……”

路小兵很快就回过来说:“很好!”

紫怡笑了一下,觉得他有点得意,同时觉得路小兵有点慌乱。能让一个男人平白地慌乱起来,紫怡很受用,很多时候她喜欢这善意的捉弄。

果然一节课回来,又看到了路小兵一条短信,什么祝福呀开心呀之类的话。

她正要回“谢谢”两个字,手机响了,是路小兵。

路小兵说:“有这么一件事,明天老白要来,一起坐坐吧。”

紫怡说:“算了,也不熟,坐在一起别扭。”

路小兵说:“还是去吧,到时候来接你好吗?”

那天路小兵眉飞色舞、风趣幽默,紫怡有点紧张,回来之后就沉默了。

凭着直觉,她知道路小兵肯定要来接她的。

她不想主动,觉得这样一直等下去也挺充实的。可就是心上悬着一件事呢,想着同学聚会搭了人家的车,吃饭又是人家埋了单,这样不声不响的实在不是自己的作为。

其实,那天她一定要埋单的,可路小兵说有优惠卡呢,让放着钱以后消费也是一样的。

就冲这句话,紫怡坐了一回东。不过那一天的牌兴并不高,路小兵话也不多。

她觉得这跟自己的回避多少有点关系。

回来之后很是不安,犹豫再三就发了短信给路小兵说:“你脸色看起来很不好,让抽点时间打点滴去吧。”

路小兵立即回谢了,还问她:“基金怎么样?”

紫怡不想谈什么基金,觉得那是太现实的东西,现实的东西很乏味,就说:“如果觉得没话说就别说了。”

后来她想也许正是这句话,才有了那次不该有的约会。

路小兵当时就回了短信说:“一起坐坐好吗?”

紫怡无法拒绝。

紫怡选的那家酒巴,离路小兵开会的宾馆仅一墙之隔。想着就中午一点时间,在那里见个面聊会儿,然后路小兵回去继续开他的会,自己回来继续上自己的课。但她很清楚这次的约会不同于一般,因为就在她准备出门的时候很着意地打扮了自己,而且准备步行走到那家酒巴。

路上她用了整整两个小时,这是从前没有过的,虽说也没有什么大事要做,但要平白地把这么长的一段时间消磨在路上,实在是有点奢侈了。然而今天她非常情愿地把它交给了无意识,是的,在去那个酒巴的路上她是无意识的。她不知道那一路自己在考虑什么,甚至不知道该谈的话题。只是觉得她和路小兵之间有了一些空白,这种空白悬在那里就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她想也许该回绝这次约会才对。

坐在酒巴的时候,离说好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这是她事先计算好了的,希望在见到路小兵之前沉淀一下自己,做出最后的决择。

可事实上这个想法是徒劳的,她几乎在无助中等到了路小兵的短信。

“我就在楼下。”

紫怡想:“既然到了楼下干嘛不直接上来呢?”

显然,他跟自己的心情是一样的。

这个时候,紫怡突然觉得头脑完全混浑了,什么事情也想不清楚了,只是处于本能让他上来。

在路小兵上楼的空荡里,紫怡感觉路小兵的步子很缓慢。

她立时紧张起来,不知道该坐着好呢,还是该站着好呢,或者该到电梯口去迎迎好呢。

就在她慌乱地再一次站起来的时候,路小兵出现了。

路小兵笑着,笑得有点窘迫。

那窘迫,让紫怡的目光一下子没有了放的去处。

坐下来,路小兵说:“等久了吧?”

紫怡说:“没有,也是刚来。”

路小兵说:“啤酒都喝了一瓶了,怎么是刚来呢?”

紫怡的脸红耳烧起来,低了头问他:“下午几点开会?”路小兵说:“已经结束了。”

紫怡暗暗有点欣慰,却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得半躺在沙发上拿起一本《时尚妇女》杂志来翻看,一边用它挡住了自己。她觉得这个时候只能保持住这个姿态。并希望路小兵不要出声,就这样陪她把时间坐完。

可她还是听到了路小兵的声音,“怎么不说话呢?”

路小兵伸过手来拿掉了她手里的杂志,然后拍了拍身边的沙发放小了声音让她过来坐。紫怡本不想过去,可还是被牵着绕过了茶几。坐下来她觉得一切都乱了,世界好像在一瞬间颠覆了下面,接着是一个慌乱的吻,慌乱的有点莽撞,然后听到了路小兵在自己耳边说了一句特别亲昵的话。“咱们换个地方好吗?”

……

从酒吧出来,紫怡有点茫然,不知道该不该这样继续走下去,这样走下去等待她的会是什么?便犹豫着对路小兵说:“我没有带身份证。”声音听起来有点懦弱。

路小兵连看也没有看她一眼马上说:“我带着呢!”一边果断地走进了开会的那家宾馆。

紫怡知道这家宾馆很贵的,觉得完全没有必要花这么一笔钱,就小着声音提议:“要不换个地方吧?”

路小兵回头说:“就这里吧,这里条件好些。”然后率先走进了大厅。

大厅里到处都是镜子,照得紫怡简直没处可站,便退到角落里寻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熟人,这才放下心来把目光投在吧台前的那个背影上。

此刻,她觉得如果要选一匹马的话,路小兵是弱了一些的,也许根本就驮不起自己。

如果要拿女人的眼光去衡量男人,她更喜欢彪汉的男人。

然而,她却跟着一个有点儒雅的路小兵上了电梯,走进了那个深而幽静的走廊里。

走廊里铺着花地毯,脚放在上面消声没息,完全隔绝了外面的一切。

紫怡觉得心情平静了许多。

路小兵在一个门前停了下来,然后转过脸来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紫怡有点无地自容了,缩着身子轻轻摇了一下他的胳膊。

路小兵就把房卡果断地插进了锁眼里,门柄向左一扭,“咔”的一声门就开了。

路小兵等着紫怡走进去之后进来关了房门,又是“咔”的一声。

紫怡便软软地坐在了床边。

路小兵走到窗前有点兴奋地说:“怎么样,这里不错吧?”

紫怡没有回答,就听到帘子唰一声拉上了,紫怡眼前一暗,身体随之轻盈起来,有一种悬空的美妙。接着是那块儿被吸吮的痛,那痛蓦然化做了一股温暖的汁液冲涌而来。她不禁叫了起来,那声音轻柔而温暖,像从一个美丽的旋涡里荡起的浪花。等那浪花完全沉了下去,之后是哗然的一片白……

路小兵轻轻地抬起了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默然一笑。

紫怡在路小兵的笑容里迅速萎缩了下去,接踵而来的力量让她仰起了脖颈,身体随之舒展了开来。这个时候,她听到了路小兵含混的声音,像是问她带什么了没有,在路小兵停下来再次问她的时候,紫怡才算是听明白了些。

紫怡有点羞涩地问他:“要那东西干嘛?”

路小兵说:“这样对谁都好呀!”然后离开紫怡跳下床去了洗手间,在那里翻找了半天出来说:“应该是有的,怎么没有呢?”回到床边轻轻吻着紫怡说:“等会儿就来!”然后迅速穿了衣服拉上门去了。又是“咔”的一声,这一声听起来很清脆,紫怡的身体轻轻一怔,意识跟着身体一起清醒了过来……

路小兵回来的时候,紫怡已经重新穿上衣服站在了洗手间里,喷头上洒下来的液体弄湿了手指,那是水的清爽,这让她几乎忘记了周围的一切。直到路小兵在门外轻轻问:“洗完了没有?”紫怡才意识到了时间的流失,便应了一声,关了龙头,懒懒地走了出来。

路小兵上前捏了一根她的头发说:“怎么还是干的?”

紫怡就说:“昨天晚上洗过了的。”声音有点卑怯,含着退却的意思。

路小兵拥着她捧起她的脸说:“等急了吗?”

紫怡没有回答,只把脸贴向了路小兵的怀里,想问他“干嘛非得用那玩意?”却被那雄劲的心跳挡了回去。

上了床她静静地看着他,不知怎么的,一串眼泪滚进了她的耳朵里。她试图想摆脱掉他手指的游走,却怎么也力不从心。

这个时候,路小兵撕开了那个玩意戴上了。

紫怡最后挣扎了一下。

路小兵在进入她的身体之后,一切都是安静的,安静的几乎没有了呼吸。他开始专注地吸吮着她,让她又一次的痉挛,又一次放纵地呢喃,在呢喃缓缓沉下去的同时,一切便归入了消声没息。

紫怡觉得这个时候的路小兵像个个孩子,让人怜惜,便抬起一只手开始抚摸他的皮肤,他的皮肤是光滑的,那种光滑带来了她慈母般的宽容,让她几乎忘了那玩意带来的伤感,完全把自己融进了孩子熟睡后的安逸里。直到他在梦中忽一下弹起来之后,她看到了那个盛着男人精液的东西,被他拎着绕过她的眼帘下床去了。

路小兵在做这一系列动作的时候,表情是平静的,平静中溢着骄傲,这种骄傲,重新激活了她卑怯的情感。

紫怡是带着这种卑怯离开路小兵的。

紫怡几乎连头都没有回一下就跑进了校门,然后拐到那棵松树的背后看着路小兵的车去了。

那个时候,紫怡突然觉得自己很无助,仿佛前面已经无路可走了。

而最让她感到惑惶和不安全的正是那个安全套。

紫怡想让自己忘了所发生的一切,然而越是这样就越是剪不断理还乱。

在此之前,紫怡觉得路小兵不同于别人的正是他的真诚,他身上没有城市的浮躁。

其实,在她的生活中,最不缺的就是男人的追求,好像她天生就是迷惑男人的。

然而,追求太多了情感就麻木了,对所有的男人都不屑一顾了。

路小兵的出现,让她眼前一亮,她喜欢他内敛的气质,给她的感觉是温暖的也是冷静的。

平日里紫怡喜欢男人的冷静,然而路小兵的冷静,还是让她有点伤感,只要想到那玩意儿,她的思念就化在了这种伤感里。

紫怡觉得那玩意不仅仅隔开了精子卵子的接合,当然有更深一层的意思,那意思让她隐隐觉得屈辱,甚至怀疑自己在路小兵眼里的价值。虽然她也相信路小兵的话,说那东西对谁都好,可心里还是无法将它视为一般意义上的一次呵护。

现在她觉得有点不了解路小兵了,除了那句“手心手背都是肉”的话之外,其实,路小兵留给自己更多的是模糊的背景。她甚至不知道他单位的名字,虽说那次聚会之后还跟着老白去过他的家。

他的家就在办公大楼的后面,在那套宽敞的三室两厅里,她看到了他的妻子。他的妻子端来果盘的时候,还坐下来聊了一会儿,言谈举止间都有路小兵的亲切随和,好像已经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了。在她们聊天的过程中,她还见到了他们的儿子,他的儿子看起来有点单薄。路小兵一进门坐下后,他儿子就跑过来静静地倚在他的怀里。那个姿态,留给她的印象很深,留给她印象深的还有一个镜头。

那是在不久前的一次饭局上,路小兵带着他的妻子和他的儿子。她们在饭局没有结束就提前离开了,走的时候路小兵亲自给挡了一辆出租车,仔细地看着坐好并目送着走了之后才回身的。虽然这都是很一般的举止,但给她留下的印象并不一般。也许是她在丈夫那里从来也没有得到过这样的呵护吧。想来正是这些碎片的堆积,使路小兵在她心中的位置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现在紫怡越来越觉得路小兵就像一片羽毛越飘越远了。在路小兵出差的那几天里,她无法正常的生活。她发现路小兵给自己的回复越来越少了,先前认为可能是忙吧,这话路小兵不是没有告诉过她。在路小兵带着下身点点滴滴的水珠儿重新上了床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她的时候,曾对她说过自己很忙很忙的话。他笑着说:“我不可能随时想着你,也许会在闲下来后偶然想到你。”说这话的时候,路小兵的语气眼神里都流露着无限的柔情,让紫怡以为不过是玩笑罢了,她无比幸福地俯下身去贴在了他的胸脯上。想到这些细节,她的心里是温暖的。

癫痫患者在饮食上注意事项
癫痫发作原因是什么
引发癫痫病的主要原因

友情链接:

水土不服网 | 我们是五月天 | 小车环保标志 | 微信宣传文案 | 深圳玉岭花园 | 香蕉牙胶真假 | 新加坡胎盘膏